蝶舞

高三作文 时间:2024-06-15 02:00:12 作文行 手机网站

  缠绵,纷扰,雨依然未停。疲倦的蝴蝶沾湿了翅膀,在蔓草间跌跌撞撞。荒草如烟,细弱的叶儿被压得憔悴,终承受不住水珠的重量,一阵颤动,颗颗泪珠碎到地上。雨雾笼着团团墨绿的草影,拥着一道蜿蜒盘曲的小径,迷离着不知去了何方。

  晨曦恍惚如梦境中浮动的水汽,摇曳着远处幽寂的山峦,凄惶迷离如易碎的幻影。楼影重叠,无言地托着如豆大的灯火,似有似无。还有,一顶花轿,红得刺眼。

  喧嚣,尖锐,唢呐声肆无忌惮,撕裂了晨曦初露的一丝曙光,撕碎了雨的哀愁和风的缠绵。张扬奢华的迎亲队伍,一点点踏破了郊野的寂静,也一点点踏碎了轿中人儿如花的容颜。

  查字典帷帐,五色珠帘,金雕玉饰的凤冠,映不亮我冰冷的面容,丝缀彩绣的霞披,掩不住我羸弱的身骨。步步颠簸,步步沉浮,坐在这绣塌之上,不为赴宴,只为赴约;不为红尘,只为寂寞。我听到一颗心在这花轿中凋零破碎,若满地琉璃,片片绝望,片片棱角分明。

  唤住轿夫,掀开摇晃视线的珠帘,低眉,步出。锣鼓,戛然而止。是雾气朦胧,还是初阳袅袅?是远黛模糊,还是山明水澈?我不知,我不管,我的眼里只有一方青青的坟冢,伴着闪闪流萤。

  山伯,是我,英台。是我,你的英台,你的英台!天灰暝,雨狂舞,我踩碎如草一般的利禄浮华,抛弃柳丝难系的牵挂,离了书墨氤氲的书房,弃了闺阁中的水粉胭脂和椒兰焚着的缕缕幽香,来寻你。只为寻你。纵使命运剥蚀,我心已破成一间漏雨的茅屋,抗拒不了霜露的浓稠,可我怎能让那苦雨凄风带走你的体温,带走你我满缀星辰的从前!

  怎能忘记第一眼见你,在那古韵清雅的月老庙。雨中,你一袭爽静的儒衫,扶起不慎摔倒在地的我,我痴痴地看着你,细腻的心思不禁从那一刻起因你的憨直醇厚而百绕千回。

  与你再一次在船上相遇,一起往尼山求学,你大声地叫出“我喜欢她”“你一定要幸福”,却没有发现我那还未擦净淡淡腮红的女儿脸上又泛起娇羞。你快乐地大声称缘,三杯淡酒,一声“贤弟”,你拥我入怀,全然不觉我爽朗下满心的矜持。

  三年朝夕相处,三年同塌而眠,你吟我对,你画我题。我十指轻抚,琴声蜿蜒起伏,含笑的双眸嗔怪你的手笨心拙。而你,依旧憨厚地搔头而笑,一遍遍练着我只为你弹的那支情歌。一起跋山涉水,去采春日里的第一枝迎春,一起种桃花,种下我们永不相弃的誓言,在草畔酣睡,在溪边濯足。一同到山下挑水打柴,哪里还管得上课堂上嬉笑引来的夫子的惩罚,依旧眉目张扬地在课上与你传画递诗。

  其实心是早许给你了的。长于深闺,嬉于后园,我却不安分于只是暖阁的空空幻想。春心意浓,我知道自己的心向往何处,要去寻那种恰如你所带来的毫无负累的爱情传说。

  你带着风尘与疑问赶来,惊愕,欣喜。你托着我的脸,凝视我的容颜,忘记了礼怎么行,话怎么讲。再游月老庙,我们海誓山盟,至死不渝。你急着赶回,去置备提亲的彩礼。山伯啊山伯,何须嫁娶,只消你一句话,我便与你比翼双飞!

  是真情在礼教面前不值一提,还是海誓山盟注定要被权贵荣华唾弃不齿?马府上门逼亲,我无奈地让你忘记,忘记英台,忘记我们曾经的至死不渝。岂料等来的却是你病危的消息。我血染红绫,只为告诉你:此生分离,此情不渝。生不同衾,死当同穴。

  梦碎了,心死了,但我的情未泯,爱未灭。真爱的誓言怎能是一片浮华的绯红,它是冰崖下的雪莲,是寒霜下也决不弯腰的铁骨苍松!山伯,既然我们生不能相守,那就死而相依;既然生不同衾,那就死而同穴。我要与你做那地下盘结的连理,生生世世永不分离!

  山伯,今日我穿上嫁衣,只为你;走上花轿,只为你。我把心许了你,也要把身嫁给你。山伯,今生,我只做你一人的新娘,永世,我也只做你相伴长久的妻!

  我摘掉凤冠,撒下青丝万缕,扯掉霞披,只着嫁衣一件。让我应和你,应和你孤寂的坟茔,应和你冰冷的墓碑,应和这盘绕不肯散开的蔓草荒烟。

  风,裹挟着我冷涩白衣翻飞,纠结着我三千青丝乱舞。雨,划过额前,腮边,调离了含香的彩妆,现了苍白失色的容颜。山雨欲来,天幕愈压愈低,树枝在狂风中颤抖不已,草影在涛风浪头被揉乱,揉碎,揉进了泥土,揉销了痕迹。

  风啊,你吹吧!雨啊,你下吧!纵使世间险恶,也让我的爱化作永不停息的东风,让我的情散作满天飞舞的雨丝,滋润遍野的哀草!

  薄薄的长衫裹着我羸弱的身体,但山伯,我要为你迎风而歌,蹁跹起舞。让冷风幽咽我渗血的歌喉,让冰雨击碎我决堤的泪水。我要擂动大地,叩问苍天,呼出我的苦,我的痛,我的怨,我的恨,我的挚爱,我的真情!

  抱着你的碑,幽咽,涕泣。咬破指尖,贴着你的那三个字写下我的名字。刺痛连心。血泪潺潺,蜿蜒,滴到泥土中,绽成刺眼的桃花。山伯,我来了,来兑现月老庙中许下的誓言,天地崩,山河碎,乃敢与君分!

  我来了,山伯,与你死而同穴。让你我的发相绕,衣缠结,在那幽暗的墓穴中,用难斩的柔情织成无泪的晴空,用不灭的真爱燃成永恒的暖阳,照亮,照亮,照亮浅草乱花莺歌燕舞映衬下的你我的笑颜。

  风怨雨恨云愈浓,苍天挥剑,划出一道金光。地动,山摇,沉重的厚土被豁然劈开。看到了,山伯,我看到了!看到了你的胸膛,你的梦回千遍的容颜,憨直醇厚的笑,一如从前。

  你伸手相迎,再无苦痛伤悲。身后,风柔泉绽,花开遍野,还有两朵如花的蝴蝶……